阿森纳2021赛季主场球衣曝光:全身布满红色箭头纹样

足球装备网站FootyHeadlines曝光了阿森纳20/21赛季主场球衣谍照,这件球衣将会沿用阿森纳传统的红白配色,同时整件球衣上布满了红色箭头纹样。

这件球衣延续了阿森纳主场传统的红衣白袖设计,据悉,此次使用的红色会比现有的颜色更暗一些。

在细节方面,这件球衣也做了很多新的尝试,球衣主体布满了箭头状的纹样,在后颈部还添加了枪手的队徽图样。此外在球衣的袖口处,还有两道红色条纹作为搭配。

那些闪亮的青春那些神采飞扬的日子我们看得不仅是经典球衣

经典夏普,不知道还有没有记得韩老师经典夏普兄弟的梗。这家日本电器公司至今在中国家电市场还有些名头。

利物浦的嘉士伯,这家丹麦的酿酒公司从1992年开始与利物浦合作,可以说从杰拉德的年少看到未来可能要迎接杰拉德当利物浦教练。尽管2010年开始渣打银行取代嘉士伯成为利物浦的胸前广告,但嘉士伯和利物浦的合作并未结束。去年利物浦的英超冠军,嘉士伯还专门推出了利物浦纪念啤酒套装。

这两件阿森纳球衣都非常经典,JVC是日本胜利公司也是日本电子产品企业,主要产品是电视、音响、摄像机等,中国那时候音译过来叫杰伟世。

夺冠那年的阿森纳球衣更是让人印象深刻,O2作为英国第二大移动电信运营商与阿森纳的合作相当经典,也算是商业合作双赢典范了。

我是因为佐拉才喜欢的切尔西,还有那一票意甲过去的球员。不过那时候切尔西球衣胸前广告换得也够勤的。

第一张是美国Coors Brewing Company的一家啤酒公司;第二张是英国一家挡风玻璃生产公司,他们在同时期居然还赞助过伯明翰和德比郡几家球队;第三张就是阿布入住后签的阿联酋航空。

当年的大英帝星希勒所在球队,还是很多人喜欢的。胸前这个new castle brown ale是纽卡斯尔当地的一个酒厂。

这个当然是因为中国李铁的原因埃弗顿这球衣在中国球迷心中有很好的记忆。当时挂在中科院名下的科健也出了一把风头,而且作为国产手机品牌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科健这些商业举措都可以载入史册。

用过科健手机的人现在至少也是30+了,科健也进入了历史博物馆,那个疯狂但有趣的年代不在了,中国足球还依然在谷底爬不起来。

同样是因为孙继海的原因,曼城胸前球衣也让中国球迷印象深刻?第一件first advice是曼彻斯特当地一家财政咨询公司。第二件thomas cook是英国著名休闲旅游公司,这家公司在2015年与复星集团达成深度合作,顺着找了一下有复星集团背景的狼队在2017年与thomas cook达成了诸多合作事项。不过不管是复星集团还是狼队都没有改变thomas cook2019年破产的命运。

查尔顿这球衣算不上什么经典,但因为郑智也算是让人有点印象。这家Llarena是西班牙瓦伦西亚一家房地产公司,但这家房地产公司主要市场却在英国,08年世界金融危机这家公司终于爆雷欠下高额债务,随后破产。

范志毅作为水晶宫队长,这胸前球衣也得介绍介绍。如果没有搞错的话churchill应该就是和大名鼎鼎的丘吉尔同名的雪茄品牌,这家由罗密欧与朱丽叶烟厂出产当年专供丘吉尔的限量雪茄后来成了著名的丘吉尔雪茄品牌。

比起当年的英超,意甲可能才是中国老球迷们回忆最多的,记住的经典胸前广告也更多。

这是我刚看球的时候尤文的两套让我印象深刻的球衣。索尼不用说了,这大公司人人都知道,不过由此可见从英超到意甲,日本公司真是深度参与顶级足球联赛了。D+则是法国付费电视台,那几年法兰西帝星齐达内在尤文则算是给这家电视台打了不少名声。

国米的倍耐力,轮胎公司,27年一直作为胸前广告赞助在跟国米合作。不过倍耐力的CEO已经表示今年将结束赞助国米胸前球衣的合同,将以另外的方式和国米合作。又一个时代要离去了。

米兰,三剑客那张算是中国第一代米兰球迷共同的记忆,那个胸前的mediolanum米兰投资银行和老贝关系匪浅。

opel欧宝,从一家缝纫机自行车厂一跃成为美国通用在德国的子公司。他们家当时和各大豪门俱乐部合作不少。

紫百合球衣挺有设计感的,七喜作为球衣赞助也很经典;然后是丰田公司,这也是如雷贯耳的大厂;最后是任天堂与紫百合三年合作也让人记忆犹新。

罗马夺冠那年球衣就很经典,INA Assitalia意大利一家保险公司,主要承保的高风险运动。

@98弗兰德 老哥说的,一家公司,一支球队,典型的意大利传统家族企业,主营业务是饮料和乳制品。

上世纪八十年代疯狂扩张海外业务,最终导致千禧年前后直接“暴毙”,帕尔马球队也跟着遭灾。

现在欧宝依然活跃在德甲顶级联赛上,他们现在已经跟多特签约作为球衣上衣袖广告赞助,你们的哈宝哈兰德身上穿的就是。

TEKA的皇马。TEKA是德国一家专门生产厨房卫浴电器、工业容器的大厂。在中国现在翻译叫德格电器。

皇马和西门子联手也因为当年的巨星政策和来中国商业比赛而火出圈。而这款西门子明基联手的手机也算是很多人的童年。

巴萨接胸前广告拖到很晚,而且一开始都只接和体育有关的胸前广告比如卡帕和耐克。

追忆阿森纳十大最漂亮与最“震撼”球衣

阿森纳与阿迪达斯签下新球衣赞助合同的消息让不少枪迷欢欣鼓舞,特别是那些见证阿森纳在1989年和1991年两次夺得联赛冠军的球迷们。在那两个夺冠的赛季,阿森纳便是身着阿迪达斯赞助的球衣。

在1988/1989赛季,阿森纳在最后一轮需要两球净胜利物浦才能夺冠。在比赛的最后时刻阿森纳仍然仅取得一球领先,但迈克尔-托马斯用他在安菲尔德球场的最后一粒入球帮助阿森纳夺下联赛冠军。

而阿森纳在1990/1991赛季的表现更加抢眼。球队仅仅在对阵切尔西的时候输掉了一场比赛,那是因为当时球队队长托尼-亚当斯不得不呆在监狱里。

时任阿森纳主教练的乔治-格拉汉姆在执教球队的第一个赛季便收获了一个联赛杯冠军。在1986/1987赛季的联赛杯决赛中,凭借着查理-尼古拉斯的进球,阿森纳击败利物浦收获了冠军。

后来,格拉汉姆还带领球队赢得1993年获得了国内杯赛的双冠王,以及1994年的欧洲优胜者杯——这也是阿森纳到目前为止最后一次登顶欧洲。

在怀旧心理的作用下,《每日电讯报》回顾了阿森纳历史上最经典的10件球衣与最可怕的10件球衣。

在评价一件球衣的设计好坏时,我们往往很难将单纯的球衣设计与球队身穿这件球衣时所取得的成绩完全区分开。身穿这套球衣的阿森纳将士在温格的带领下赢得了第二次国内联赛与杯赛的双冠王。值得一提的是,阿森纳在那个赛季完成了38场联赛场场破门的壮举。

更令人高兴的是,在取得足总杯冠军仅仅四天之后,阿森纳在亨利和博格坎普因伤缺席的情况下,在老特拉福德用一场1比0的胜利提前拿下了联赛冠军。

虽然当时球迷普遍厌恶这款球衣,但这件客场球衣却在复古爱好者中有了一大批狂热拥趸,粉丝们在推特上恳求阿迪达斯在2019-2020赛季复刻这款球衣,或许这款队服会在不满30岁的年轻球迷中卖的挺好,因为这款球衣伴随阿森纳从英甲进入了英超时代。

这件球衣可以说是优雅风格的典范。如果你在比赛日绕着酋长球场走上一圈,你肯定会看到几十件这样的球衣。在1971年温布利球场明媚的阳光下,这件以黄色为底色,蓝色镶边的客场球衣令利物浦的全红球衣在足协杯决赛中相形见绌。正是从这场比赛开始,约翰-维恩导演的影片《她戴着黄丝带》中的同名主题曲开始在阿森纳球迷中流行开来。在1978/1979赛季,阿森纳同样身着这件球衣再次赢得足总杯冠军。

作为一件时尚而又现代感十足的主场球衣,搭配上49场联赛不败的无双战绩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虽然阿森纳还身披这件球衣以一种纯属偶然的方式赢得了当赛季的足总杯冠军,但这条球衣仍将永远与球队在2004年8月22日在海布里以5比3的比分逆转米德尔斯堡的比赛联系在一起。在那场比赛中,阿森纳在面对1比3落后的不利局面,在下半场11分钟内连扳3球,最终逆转取胜。

球袜上的红色圆环设计应当会是一处亮眼的设计,但当十一个球员穿着这样的袜子在足球场上奔跑的时候,却有一种带着绑腿的感觉。

这是一件打破传统的球衣,但看起来就像没熟的香蕉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球衣的收藏价值却越来越高,现在已经成为球衣收藏界中的珍品了。虽然这件球衣有点离经叛道,但它确实是一向保守的茵宝所设计的。而这件球衣也是阿森纳历史上唯一一件以绿色为主色调的球衣。

肩部的经典三道条纹和刺绣的阿迪达斯标志充满了上世纪80年代的流行元素,而这款球衣也与阿森纳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时期紧密相连。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球迷们还会对这件球衣的复刻有所期待。

阿森纳在那个赛季曾在积分榜榜首的位置上呆了127天,但是拉姆塞和沃尔科特的伤缺最终使得他们没能从与切尔西、利物浦和曼城的比赛中全身而退。在对阵排名前六的球队时,他们仅仅在对阵大卫-莫耶斯治下的曼联时取得了一场平局。

阿森纳在温格治下的最后一个赛季堪称灾难。如果球队能取得更好的成绩,人们对这一套球衣应该会感到更加亲切。全黑的设计看起来简洁明快,而阿森纳穿着这件球衣赢下了当赛季联赛四场客场胜利中的三场。

按照2018年的标准,这件球衣有些过于宽松。但是,如果要求所有的阿森纳和非阿森纳球迷回想球队的鼎盛时期,这套印着赞助商O2广告的球衣立刻就会浮现在人们的脑海中。

这可以说一个糟糕的设计,阿森纳的队员们看起来就像11个赛马骑手,特别是他们在老特拉福德输了个2比8的时候,队员们看起来更加滑稽可笑。当然,确切来说,应该是10个骑手加上阿尔沙文,毕竟应该没有赛马能扛得起他的体重。

那个赛季客战曼联对阿森纳来说又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日子,难怪上半场结束时,桑托斯在球员通道里就想把这件球衣脱下来,这简直太可怕了。

阿森纳球迷都相信这件球衣已经被诅咒了。他们穿着这件球衣输给了包括沃特福德、斯旺西、伯恩茅斯和纽卡斯尔在内的诸多对手。阿森纳当时低迷状态比这件由深到浅渐变的蓝色球衣更让人同情,但最值得同情的应该是那些花钱买了这套球衣的人。

加拉穿着这件球衣,胳膊上戴着队长的袖标:这身行头应该扔到垃圾桶里去。更别说这套球衣打破阿森纳白色袖子的传统,以及上面还有廉价的方形设计。

客观来说,这其实并不是一件难看的球衣,但是穿着这件球衣的阿森纳在对热刺的比赛中表现得很奇怪。即使是圆环球袜也拯救不了这件球衣在球迷心中的糟糕形象,圣西罗的胜利也不行。

事实上,在这个赛季的欧冠决赛中,阿森纳身上穿着的是一套非常漂亮的黄色球衣,但在小组赛对汉堡的比赛中,阿森纳必须在球衣上印上“Dubai”字样,因为阿联酋航空公司赞助了他们的对手。

这一次复刻经典黄色客场球衣的尝试又一次失败了。栗色的镶边设计使得整件球衣颜色偏暗,实在谈不上赏心悦目。

穿着这件粉红的门将服,什琴斯尼的模样已经不能用疯狂来形容了。这件衣服总能让阿森纳球迷回想起那场与纽卡斯尔的4比4。

身穿这套球衣,维尔贝克很享受这次在足总杯四分之一决赛中重回老特拉福德的经历,但是很少有阿森纳球迷会珍惜这件被戏称为“杯套”的球衣。

这是彪马最后一次为阿森纳设计主场队服,但这件球衣的反响并没有是很好。这件球衣有以下几个基本的问题:衣袖上粉红色块的设计以及插入赞助商广告的做法使得颜色调配看起来太过随意,且大大打破了传统。